赵志群:现代学徒制如何突破困境



  现代学徒制是解决我国人才结构性问题的重要途径。现代学徒制的落地需要具备哪些必要条件?围绕此话题,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http://www.eduthink.com.cn/)主编宋琳结、副主编李小娜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赵志群教授。以下内容据访谈内容整理而得。

  现代学徒制是将传统学徒培训与现代学校教育相结合的合作教育制度,是现代职业教育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培养优秀工匠的重要途径。2015年8月教育部公布首批165家试点单位,同年,人社部和财政部在12个省份开展企业新型学徒制试点工作。现代学徒制是职业教育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迄今为止,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尽管涌现出了不少成功的个案,但是在体制和机制建设方面取得突破的并不多。现代学徒制作为一种制度要想取得大面积的成功,应当满足以下几个重要条件:

  第一,有相应的法律机制。如果没有适合国情的法律制度和机制,现代学徒制在现实中就很难实现可持续发展和大面积推广。例如,教育部提出的“招生即招工”是为了维护学生利益,防止企业将学生当作廉价劳动力,但是这与劳动法和企业的规定有所出入。一方面,对中职学生来说招工有年龄制约,另一方面,有关最低工资制和试用期等规定也限制了企业的参与热情。企业新员工的试用期一般不超过三个月,工资也有最低标准,而按照目前的培养模式,学生三个月后能做的事情仍然有限,企业招聘学生作为正式员工的意愿不会太高。如果能从法律上明确现代学徒制背景下学生的特殊身份,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例如作为现代学徒制“楷模”的德国从来就没有“招生即招工”的规定,参加学徒教育的学生的法定身份是“培训生”,并不是真正的企业员工。培训企业发给学生的学习补助也不是工资而是“培训津贴”,培训津贴不受最低工资的限制。德国通过建立“培训生”和“培训津贴”制度,提高了企业和学生两方面参与学徒制学习的积极性。

  第二,要有整体化的制度性安排。职业教育不仅仅是教育部管理的事务,需要多个部门的参与和支持。德国职业教育法是经济法的组成部分。经济法是联邦法律,而教育法是州的法律。在不同的州教育法有所不同,但是职业教育法却是相同的,这是德国职业教育实力强大的重要原因。职业教育仅有教育部门参与和管理是不够的,因为职业教育不只是教育领域的事务。

  现代学徒制不是一项纯粹的教育制度,它涉及多个领域,需要企业、行业组织充分参与。行业组织充分参学徒制管理,可以保护培训企业的利益,并最终提高企业的参与热情。企业开展学徒培训可能投入一部分经费,如果培养的学徒毕业后被其他企业挖走,则意味着经济损失。在荷兰等国,企业上缴一定数量的资金给行业组织,行业组织将其分配给培训学徒的企业。某个企业虽然没有直接培养学徒,但是因为同样投入了资金,即便是挖走其他企业培训的学徒也无可厚非,培训学徒的企业也没有经济损失。我国目前缺乏真正意义上的行业组织,也缺少类似机制。企业对参与学徒培训有后顾之忧,是否积极参与,常取决于企业管理者与职业院校领导的关系,这是影响学徒制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

  针对学徒在企业的学习内容应当有明确规定。在德国,企业招收学徒的必要条件是要有具备国家资格证书的实训教师,成为实训教师的前提是通过国家相关资格考试。实训教师保证了学徒能够在企业真正学习到必要的知识和技能。我国对培训学徒的企业员工的资质及其相关培训要求没有明确规定。缺乏相应的制度性规定,企业有可能将学生当作廉价劳动力,学生也担心到企业是否真的可以学到技能,造成双方面的相互防范和不信任。参与热情自然不会太高。

  第三,课程安排符合职业教育规律,能够支持现代学徒制的实施。目前我国职业教育的教学和课程安排并不支持现代学徒制的实施。多数职业院校采取“2.5+0.5”的模式,即在学校学习两年半后到企业实习半年。现代学徒制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学生较早地进入企业,按照职业成长的逻辑规律在企业的工作中学会工作,这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如果学生在企业学习时间过短,就很难真正发展职业能力,企业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学生带来的麻烦。企业期望学生待的时间越长、进入企业越早越好,因为企业可以对未来有预期。学生在企业实践中学习,是建立职业认同和企业认同的基础。我国职业院校学生在低年级主要学习的是晦涩难懂的、以符号和概念形式表现的理论知识,这与企业的工作实践缺乏直接联系,也不符合“从初学者到实践专家”的职业发展规律,即学生在低年级的初学者阶段,学习的是专家水平的基础理论知识;而在本应该成为“专家”的高年级,学习的却是企业生产和服务的入门性的初学者知识。

  除此之外,建立现代学徒制,相应的工业文化建设也很重要。要在全社会建立尊重工匠、敬畏技术、崇尚劳动、追求卓越的文化,而不再简单追求“多快好省”,这也是建立现代学徒制的重基础,一味简单提升学历是满足不了企业和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的。

(访谈整理:李小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