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书国:2030年,中国将重回世界教育中心



  “白丁会客厅,往来皆鸿儒。”「白丁会客厅」是中国教育智库网打造的有高度、广度、有深度、有温度的四度空间,是您近距离接触教育行业大咖的平台。

  白丁(郑德林):大家好,我是白丁,中国教育智库网总负责人。本期邀请的“鸿儒”是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战略研究室主任高书国先生,他也是中国教育智库联盟教育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欢迎高书国老师,他今天分享的主题是“2030年,中国将重回世界教育中心”。

  鸿儒(高书国):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做客“白丁会客厅”与大家分享2030年中国教育与世界教育发展的未来趋势。

世界教育中心

  白丁(郑德林):如何理解教育中心和世界教育中心?

  鸿儒(高书国):教育中心全称是教育中心城市。这个概念是50年代提出的。教育中心大体分为四个层次:世界教育中心、国家教育中心、区域教育中心、市县级教育中心。

  2030年,中国可能重回世界教育中心。这是有一些依据的:唐朝时,我国是世界教育中心。日本、阿拉伯、欧洲等国家的学者来中国学习。未来2030-2040年,在北纬30度到45度之间,会形成世界教育中心城市带,包括德国的柏林、英国的伦敦、美国的纽约、日本的东京、中国的北京与上海,可能还会包括印度的新德里。

  世界教育中心的标志有:第一,世界教育中心是世界教育思想中心,要有代表当前和未来潮流的教育思想;第二,世界教育中心是教育决策中心。北京是全国的决策中心,未来还会是教育的研究中心、信息中心、国际化交往中心。

中国版图上的教育中心

  白丁(郑德林):请您描绘2020年中国国内教育版图上的教育中心。

  鸿儒(高书国):对于教育中心的构想,分成两个层面,一个是国际层面,包括英国、美国、德国、中国、印度等国家;另一个是国内教育中心。就我国内部而言,总体是这样设想的:在2020年前,以北京、上海为主体的世界级教育中心城市群。未来要构建以北京、上海、成都为主的内三角,以沈阳、新疆、广东、香港为主的大三角城市群,北京、上海、成都为主的教育中心城市铁三角。教育中心很重要的一点是要与外界进行交流,沈阳辐射东北亚,新疆负责辐射西北亚;广东、深圳、昆明等组成新的城市群面向东南亚。西安、武汉、郑州以及其他一些城市会发挥区域教育中心的核心作用。

教育强国支撑经济强国

  白丁(郑德林):请您谈谈中国教育的强弱与经济之间的关系。

  鸿儒(高书国):经济大国需要教育大国,经济强国需要教育强国。我们要实现两个百年的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如果没有教育的支撑,是不行的。在激烈的国际竞争背景下,更应该规划好教育的发展目标,对未来发展进行总体的、战略的、超前的部署。我们必须做好长远战略,谋划长远,保持定力。

  2030年,中国成为世界教育强国之一有几项很重要的标志:

  第一,中国受高等教育规模人口总量世界第一;

  第二,高层次人才培养的总量世界第一;

  第三,科学研究和技术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解决诺贝尔奖获得者数量的问题,解决钱学森之问;

  第四,人民整体受到高水平的教育;

  第五,中国的教育思想上升到理论层次,用别人听得懂的方式将中国的经验讲出去。

教育现代化

  白丁(郑德林):请您谈谈何为教育现代化。

  鸿儒(高书国):教育现代化是个非常有历史的概念,是从传统教育到现代教育、到现代化教育,从逐步现代性发展到总体现代性的过程。

  教育现代化包括几个方面:

  第一,教育思想上实现教育现代化,发挥引领作用。中国教育发展经历了三个重要阶段:跟跑阶段、慢跑教育、领跑阶段。中国教育如何领跑,在世界发展格局中如何走到前面,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在思想上有所创新,为世界教育创新贡献智慧和力量。

  第二,现代化的教师。新一代教师在学历水平、教学水平、知识覆盖面上比上一代有优势,除此之外,教师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敬业精神,培养出符合世界潮流、有竞争力、有创新精神的一代新人。

  第三,设施、设备、教学条件的现代化。对于这一点,我们非常有信心。我国学校的设施设备上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并不大。有些学校甚至比发达国家的学校设施还要好。

  第四,实现国际化。教育要和国际接轨,同时将我们的经验介绍到国际上。中国教育的国际化经历了被动国际化(1840年—1949年)、封闭国际化(1949年—1977年)、主动国际化( 1978年—2010年)、双向国际化(2010年以来)四个发展阶段。

  第五,建立成熟的制度和体系。到2030年,中国教育一定要有一套成熟的制度,而且是可以复制的。

未来学校啥模样

  白丁(郑德林):请谈谈您认为的未来学校可能的模样。

  鸿儒(高书国):我认为,中国未来的学校是基于互联网背景下的教学和成长,内容非常丰富,强调学科的综合化,注重综合能力的培养。德育、责任感、担当和以文育人等方面会越来越摆到更加突出的地位,教育的本质是培养思想道德、有品质的人。

  因此,要培养面向二十一世纪有竞争力、开放能力和好的思想品质、既爱国又面向世界的人才,这是未来学校最重要的职责之一。

  白丁(郑德林):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发布了未来学校研究的课题,聚焦中小学和幼儿园。对此,您有哪些建议?

  鸿儒(高书国):重视脑科学。研究中要有脑科学方面的专家。未来的学习是基于脑科学的学习,未来学校一定是基于脑科学基础上的未来学校。

  课题的开放度。除了研究的开放度外,非常重要的是研究人员的开放性,要吸收国际上有名的专家参与研究。

  总结中国教育经验。基于技术、科学、本土,总结出中国教育经验、教育模式,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愿意接受的方式,将这些模式和经验讲出去,这样才可以尽到对中国教育的责任,对世界教育的责任。

  另外,教育科学、管理学、行为学、家庭教育等方面的研究也不容忽视。